白苒

这里新晋文手一枚,混楚留香/魔道/龙图/少锦等,吃华武华/暗云/追凌/鼠猫/云九以及多对冷cp
主产短篇,高中生党,不定向产粮,懒癌症晚期,小学生文笔

【追凌】桂花糕

金凌希望时间能永远静止在当前。
他偷眼去瞄身边的少年,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弧度。
少年一如既往的温和有礼,脸上是无论何时都挂着的清浅笑容,蓝白色系的蓝家校服极好地衬出了他温润如玉的气质,整个人给人感觉温雅又舒服。而他的名字,自然也极衬这个人。
蓝思追。
金凌望着蓝思追好看的侧脸,不知不觉就看走了神。
蓝思追似是察觉了他的目光,转头看他笑问道:“怎么了?”
“啊,没……”金凌有些慌乱地转过头,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生硬地转移话题道,“我想吃桂花糕。”
“我记得永乐坊转角有家糕点铺子,兴许会有卖,我们不如去看看。”蓝思追略想了一想,说道。
“嗯。”金凌点头,跟在蓝思追身后,看着他落在身后的抹额发带在风中飘扬,只觉自己的心情好似也随之飞扬了起来。
他伸出手想去抓住那发带,然而一阵风过,发带便擦着那将要触碰到它的手飞了开来。那只手在空中顿了一顿,接着便缓缓缩了回去。
怎么会抓得住呢。金凌自嘲地想。
没错,他喜欢蓝思追。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而他也不想将其公之于众。若蓝思追知道自己是个断袖,只怕自己和他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可是,他就是喜欢蓝思追。到底为什么喜欢他呢?连金凌自己都不是很清楚。或许是因为,在他每每使性子时,只有蓝思追会一如既往地包容他;或许是因为,蓝思追每次都会在他被别人孤立时主动走到他身边,给他带来安慰;或许,甚至只是因为某一天阳光下,蓝思追逆着光对他微笑的笑脸。
今日他如往常一般约了蓝思追和蓝景仪出去夜猎,没想到蓝景仪闯了祸正在被罚抄家训,便难得的只有他和蓝思追出去。这附近没有厉害邪物,他们杀了几只小鬼便无事了,便随意在街上转了转。没了聒噪的蓝景仪,气氛简直是恰到好处。
这么想着,两人已走到了那家糕点铺子。一笼笼笼屉冒出蒸腾的白雾,裹着糕点的清香向两人袭来,金凌竟真的被勾起了几分食欲。
蓝思追正对那铺子的老板道:“劳烦来一份桂花糕。”
看着他去掏腰包的动作,金凌只觉得心中盈了满心满眼的喜悦,将自己裹在其中。
若是,若是时间能永远静止在当前——
“思追!”如同一盆兜头冷水浇了下来,金凌的喜悦霎时间荡然无存。他略带差异与愤怒地望向声音的来源。
是蓝景仪。
他急匆匆地跑过来,拉起蓝思追就走,边急切地道:“思追,快跟我回去,泽芜君有急事找你,急召你回去。我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你……”说着,他不忘回头对金凌喊道:“大小姐,对不住啦,我和思追先回去了,你自己回云梦吧。”
回你个大头鬼。
金凌心中暗自骂了不知多少遍,正欲出声骂他,却见蓝思追回头对他致以歉意一笑,接着挥了挥手作别。
金凌还未出声的话语便梗在了嗓子处,呆了良久,终是没说什么,却只觉一颗心慢慢沉了下去。
罢了。
一旁糕点铺子的老板问道:“公子还买桂花糕么?”
“不必了。”金凌听到自己这样说,语气是出奇的平静,“我没带钱。”

金凌坐在桌前,认认真真地练着字。落笔是极清秀又有力的字迹,字尾末梢处却显着些许张扬。午后的阳光透过糊了纱的窗户洒进屋内,照着少年白皙精致的脸庞和金灿灿的衣服,眉间朱砂显得甚为嫣红明显,衬得少年的容貌更加俊秀。
他此时眉眼专注,手中的笔蘸饱了墨,便笔走龙蛇,一气呵成,纸上赫然出现了三个字。
蓝思追。
金凌长吁一口气,放下笔,手指去揉太阳穴,然而在看到那个名字时还是不禁暗骂自己不争气。
明明昨日才被甩下,今日就又想到他了。
正此时,门外有人通报道:“宗主,门外有位名叫蓝愿的公子求见。”
“不见。”金凌想都不想回绝道。
“可是我已来了。”一个含着笑意的温润声音说道。
金凌一听到这声音,便眸色一紧。接着,门被人推开,暖阳随着那少年一起施施然进了屋来。
“蓝思追?你过来干什么?”金凌猛地站起身来,面上带有怒色,“谁允许你进来的?”
蓝思追倒是也不生气,仍旧笑吟吟道:“我是来赔礼道歉的。”他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包裹,又道:“昨日被景仪拉着走得太急,丢你一人在那,实在抱歉。这是昨日未给你买的桂花糕,我猜你大约会喜欢。”他正欲将那包裹放在桌上,却好似看见了什么,顿了一顿,眸中染上了几分笑意。
金凌顺着他目光看去,只见是自己方才正写的字,“蓝思追”三个大字静静地躺在宣纸上,十分扎眼醒目。他刚慌了神想去藏,却不想蓝思追比他动作更快,一阵风过,包裹放在了桌上,纸却是被拿走了。
金凌又羞又气,双颊染上了几抹嫣红,口中叫道:“你还我!”
“我看这字写得甚好,金公子不若送了我吧。”蓝思追笑得温软,将那纸折好收进怀中。
金凌无法,气得瞪着他道:“蓝思追,你到底来干什么!你若无事就快走,本公子忙得很。”
蓝思追定定望着他半晌,见他只是气愤,终是无奈,叹了口气道:“果然还是要我先说。”
金凌正疑惑,却见蓝思追解下头上那象征蓝家的卷云纹抹额,俯身过来,他只感觉额头一温,那带着蓝思追体温的抹额就系在了他头上,正好盖住了金家朱砂。而蓝思追在他耳边低声叹道:“阿凌,我心悦你啊。”
金凌呆呆地望着垂在他身前的抹额尾端,只觉震惊之后一阵喜悦铺天盖地涌来,似要将他淹没。他伸手,抓住抹额的带子,在手中轻轻摩挲,感受着料子的触感,不知不觉就红了眼眶。
抓住了啊。
蓝思追见他不语,只是呆呆望着那抹额,眼圈微红,不由轻轻微笑,开口,然而声音却带了些哽咽:“怎么了?发什么呆?快点尝尝那桂花糕,再不吃就凉了。”
金凌抬头,伸手从那包裹中拿了一块糕点,放在口中细细咀嚼,却是看不清神色。
蓝思追微笑问道:“好吃吗?”
金凌狠狠抹了把眼睛,望向他,唇边带着笑意,然而口中却道:“不好吃。甜死了,甜得发腻。”
——————————————————————————
大声告诉我,这颗糖好吃吗!
小朋友组就是甜啊,写的时候全程姨母笑
以及最后为蓝景仪正名
蓝景仪:“所以我就是出来当了个电灯泡顺便当了把助攻?”

评论(5)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