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苒

这里新晋文手一枚,混楚留香/魔道/龙图/少锦等,吃华武华/暗云/追凌/鼠猫/云九以及多对冷cp
主产短篇,高中生党,不定向产粮,懒癌症晚期,小学生文笔

【追凌】鹊桥仙(七夕贺文)

初秋的月还是暖的,发出淡淡银光照着繁华的兰陵,却又被那万家灯火映得失了光彩。坐落在兰陵最繁华处的金麟台,此刻更是灯火通明,华丽之极,其间人来人往,热闹又繁忙。
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金凌长出一口气,卸下了那身繁复华丽的宗主服和头冠,换上轻便的便装,随意扎了个马尾,走到庭院中看下人们收拾今日宴席过后的布置。
“仙子,过来!”他吹了声口哨招呼仙子到他身边,一面打量着大殿。
金家喜奢,办一次宴席花费的开销就够普通人家舒舒服服地过一年,浪费的饭菜能养活几个城的乞丐。
也不知道金家那些老头子天天办那么多宴席做什么,好像逢年过节就要跟别人炫耀炫耀金家有多奢靡铺张。
金凌在心中嘲讽着,突然发觉今天就是七夕。他望了望不复刚才热闹的金麟台,发现自己身边除了仙子,好像就再没什么人或物陪伴着他了。
繁华的表象褪去后,留下的只是无尽的孤独。
好像从小就是这样,父母早逝,由于身份的缘故自己身边从来也没什么玩伴,只有舅舅这一个亲人,偏生舅舅心中虽疼他口头上却没有过半分温柔。
哦,还有小叔叔。
他想小叔叔虽做尽了坏事,但对自己却从来都是很好的。因此,尽管天下人都谩骂他,自己却似乎真的没有什么理由去恨他。
近些年……似乎要好些。
自从大梵山后倒是认识了些同龄的同伴,和……
嗯,同伴。
说起来,今天是七夕,蓝家的人回云深不知处后应当也有家宴吧。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感觉肩上一暖,他本能地抽剑出鞘指向身后的人:“谁?”
却在看清那人模样时愣了一瞬。
少年笑容浅浅,身着规整的蓝家校服更显雅正,手中拿着一件披风,对他笑道:“金公子。”
真是想谁来谁。
难怪仙子没动静。
吃里扒外的东西。
金凌收剑入鞘,只感觉心中狂跳,面上却犹自镇定道:“你们蓝家的人都回去了,你怎么还没走?”
蓝思追并不答话,走上前,将手中披风披在他身上,细心将领口处的带子系好,才道:“今天是七夕。”
“所以呢?”金凌微微偏头,只觉面上因刚才的动作而变得通红,心中似乎却又期盼着他说些什么。
蓝思追并不答话,垂眸俯身逗弄着仙子,半晌才道:“所以我来了。”
“你……你什么意思?”金凌已慌了神,只觉面红得厉害,心跳得也厉害,心中似乎已猜到七八分,却又不敢相信。
“金公子,有时候思追真的不明白,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蓝思追本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面子也薄,话说至此,也已红了脸。他深吸一口气,直视金凌,语音郑重,一字一句。
“我希望,以后的每个七夕,都能和你一起度过。”
少年的话语稚嫩又掷地有声,清俊的面庞被灯光与月色染上一层柔和的光晕,而金凌微微抬头,看到他背后极目处微云暗度,耿耿银河高泻。


微笑时他忽然想。
以后的日子……似乎会好很多。

(第二天思追回蓝家后由于缺席家宴被罚抄了十遍家训(不))
——————————————————————————
*是小短篇,没什么故事情节,单纯发糖
*几个月都不写一篇文的佛系写手猛然想起今天是七夕于是紧急赶稿赶出的文,所以可能会略短,有些情节会略粗糙,大家见谅
*小朋友是心头肉!!!
*最后,祝大家七夕快乐!

【追凌】桂花糕

金凌希望时间能永远静止在当前。
他偷眼去瞄身边的少年,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弧度。
少年一如既往的温和有礼,脸上是无论何时都挂着的清浅笑容,蓝白色系的蓝家校服极好地衬出了他温润如玉的气质,整个人给人感觉温雅又舒服。而他的名字,自然也极衬这个人。
蓝思追。
金凌望着蓝思追好看的侧脸,不知不觉就看走了神。
蓝思追似是察觉了他的目光,转头看他笑问道:“怎么了?”
“啊,没……”金凌有些慌乱地转过头,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生硬地转移话题道,“我想吃桂花糕。”
“我记得永乐坊转角有家糕点铺子,兴许会有卖,我们不如去看看。”蓝思追略想了一想,说道。
“嗯。”金凌点头,跟在蓝思追身后,看着他落在身后的抹额发带在风中飘扬,只觉自己的心情好似也随之飞扬了起来。
他伸出手想去抓住那发带,然而一阵风过,发带便擦着那将要触碰到它的手飞了开来。那只手在空中顿了一顿,接着便缓缓缩了回去。
怎么会抓得住呢。金凌自嘲地想。
没错,他喜欢蓝思追。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而他也不想将其公之于众。若蓝思追知道自己是个断袖,只怕自己和他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可是,他就是喜欢蓝思追。到底为什么喜欢他呢?连金凌自己都不是很清楚。或许是因为,在他每每使性子时,只有蓝思追会一如既往地包容他;或许是因为,蓝思追每次都会在他被别人孤立时主动走到他身边,给他带来安慰;或许,甚至只是因为某一天阳光下,蓝思追逆着光对他微笑的笑脸。
今日他如往常一般约了蓝思追和蓝景仪出去夜猎,没想到蓝景仪闯了祸正在被罚抄家训,便难得的只有他和蓝思追出去。这附近没有厉害邪物,他们杀了几只小鬼便无事了,便随意在街上转了转。没了聒噪的蓝景仪,气氛简直是恰到好处。
这么想着,两人已走到了那家糕点铺子。一笼笼笼屉冒出蒸腾的白雾,裹着糕点的清香向两人袭来,金凌竟真的被勾起了几分食欲。
蓝思追正对那铺子的老板道:“劳烦来一份桂花糕。”
看着他去掏腰包的动作,金凌只觉得心中盈了满心满眼的喜悦,将自己裹在其中。
若是,若是时间能永远静止在当前——
“思追!”如同一盆兜头冷水浇了下来,金凌的喜悦霎时间荡然无存。他略带差异与愤怒地望向声音的来源。
是蓝景仪。
他急匆匆地跑过来,拉起蓝思追就走,边急切地道:“思追,快跟我回去,泽芜君有急事找你,急召你回去。我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你……”说着,他不忘回头对金凌喊道:“大小姐,对不住啦,我和思追先回去了,你自己回云梦吧。”
回你个大头鬼。
金凌心中暗自骂了不知多少遍,正欲出声骂他,却见蓝思追回头对他致以歉意一笑,接着挥了挥手作别。
金凌还未出声的话语便梗在了嗓子处,呆了良久,终是没说什么,却只觉一颗心慢慢沉了下去。
罢了。
一旁糕点铺子的老板问道:“公子还买桂花糕么?”
“不必了。”金凌听到自己这样说,语气是出奇的平静,“我没带钱。”

金凌坐在桌前,认认真真地练着字。落笔是极清秀又有力的字迹,字尾末梢处却显着些许张扬。午后的阳光透过糊了纱的窗户洒进屋内,照着少年白皙精致的脸庞和金灿灿的衣服,眉间朱砂显得甚为嫣红明显,衬得少年的容貌更加俊秀。
他此时眉眼专注,手中的笔蘸饱了墨,便笔走龙蛇,一气呵成,纸上赫然出现了三个字。
蓝思追。
金凌长吁一口气,放下笔,手指去揉太阳穴,然而在看到那个名字时还是不禁暗骂自己不争气。
明明昨日才被甩下,今日就又想到他了。
正此时,门外有人通报道:“宗主,门外有位名叫蓝愿的公子求见。”
“不见。”金凌想都不想回绝道。
“可是我已来了。”一个含着笑意的温润声音说道。
金凌一听到这声音,便眸色一紧。接着,门被人推开,暖阳随着那少年一起施施然进了屋来。
“蓝思追?你过来干什么?”金凌猛地站起身来,面上带有怒色,“谁允许你进来的?”
蓝思追倒是也不生气,仍旧笑吟吟道:“我是来赔礼道歉的。”他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包裹,又道:“昨日被景仪拉着走得太急,丢你一人在那,实在抱歉。这是昨日未给你买的桂花糕,我猜你大约会喜欢。”他正欲将那包裹放在桌上,却好似看见了什么,顿了一顿,眸中染上了几分笑意。
金凌顺着他目光看去,只见是自己方才正写的字,“蓝思追”三个大字静静地躺在宣纸上,十分扎眼醒目。他刚慌了神想去藏,却不想蓝思追比他动作更快,一阵风过,包裹放在了桌上,纸却是被拿走了。
金凌又羞又气,双颊染上了几抹嫣红,口中叫道:“你还我!”
“我看这字写得甚好,金公子不若送了我吧。”蓝思追笑得温软,将那纸折好收进怀中。
金凌无法,气得瞪着他道:“蓝思追,你到底来干什么!你若无事就快走,本公子忙得很。”
蓝思追定定望着他半晌,见他只是气愤,终是无奈,叹了口气道:“果然还是要我先说。”
金凌正疑惑,却见蓝思追解下头上那象征蓝家的卷云纹抹额,俯身过来,他只感觉额头一温,那带着蓝思追体温的抹额就系在了他头上,正好盖住了金家朱砂。而蓝思追在他耳边低声叹道:“阿凌,我心悦你啊。”
金凌呆呆地望着垂在他身前的抹额尾端,只觉震惊之后一阵喜悦铺天盖地涌来,似要将他淹没。他伸手,抓住抹额的带子,在手中轻轻摩挲,感受着料子的触感,不知不觉就红了眼眶。
抓住了啊。
蓝思追见他不语,只是呆呆望着那抹额,眼圈微红,不由轻轻微笑,开口,然而声音却带了些哽咽:“怎么了?发什么呆?快点尝尝那桂花糕,再不吃就凉了。”
金凌抬头,伸手从那包裹中拿了一块糕点,放在口中细细咀嚼,却是看不清神色。
蓝思追微笑问道:“好吃吗?”
金凌狠狠抹了把眼睛,望向他,唇边带着笑意,然而口中却道:“不好吃。甜死了,甜得发腻。”
——————————————————————————
大声告诉我,这颗糖好吃吗!
小朋友组就是甜啊,写的时候全程姨母笑
以及最后为蓝景仪正名
蓝景仪:“所以我就是出来当了个电灯泡顺便当了把助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