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苒

这里新晋文手一枚,混楚留香/魔道/龙图/少锦等,吃华武华/暗云/追凌/鼠猫/云九以及多对冷cp
主产短篇,高中生党,不定向产粮,懒癌症晚期,小学生文笔

【云九】上元

阿九左手一团香糖果子,右手一串糖葫芦,吃得正欢。
正是上元节的夜晚,街上灯山上彩,锦绣交辉,其间人们摩肩擦踵,熙熙攘攘。街道上已挂上了各式各样的彩灯,兔儿灯、莲花灯、珠子灯、琉璃宫灯,形态千奇百怪,上面画的画也各不相同,都点上了香烛挂在街上,远远望去真是金碧辉煌,照得天空亮如白昼。每盏灯笼下都挂了一联红纸,上面写着灯谜,供人们解答娱乐,答得多还有奖可拿。路边小贩们也趁此机会出来做生意,卖些小巧的灯笼及新鲜吃食玩意儿等。
就在半个时辰前,阿九百无聊赖地在宫中看着宫女们挂宫灯,此时忽见一熟悉身影从屋檐上落下。白衣盗圣摇着扇子,一如既往地温文尔雅,对她淡淡一笑道:“今日是上元节,阿九想出宫走走么?”
阿九自幼长在宫中,哪里见过那么多新奇玩意,东走走西转转,见到什么都想买,不一会儿就买了许多吃食,手中捧得满满的,令她满足得眯起了眼,像一只餍食的小兽。
身后段云慢悠悠跟着她,手中提着大包小包的吃食。他望着她蹦跶的身影,嘴边勾起一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弧度。
阿九边吃边去看灯笼下挂着的灯谜,尝试着解了几个,忽地遇见了一个略难的,蹙眉想了好久。段云走上前来,略看了看灯谜,便替她解了出来。就这么一连解了下去,几乎要将整条街的灯谜解完。到最后两人得了许多奖品,阿九捧着开心得不得了。
段云待她过了高兴劲,问道:“阿九买的东西都是吃食,不好保存,吃完便没了。我看这街边小摊上的灯笼都挺别致的,阿九想不想要?”
“要。”阿九忙抬头,眨巴着眼睛望着段云,“段大哥买给我么?”
“当然了。”段云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将一只手上的包裹提到另一只手上去,空出的手牵起阿九的手,防止她被人流挤走,领着她去瞧路边的小摊。
阿九低头,望着段云上等材质的袖子料子,感受着段云手掌上的薄茧,不由勾了唇角,手指在段云手中微微蜷缩了起来。
她还在兀自微笑,段云突然驻足,停在一小摊旁,松了她的手,拿起一盏上面画了花的纱灯,细细端详了一下,笑问她道:“这盏倒不错,阿九觉得如何?”
阿九掩下心头略略的失望,道:“段大哥说好就好,我没意见的。”
摊子的主人见了,也笑道:“这位公子好眼光啊。我家的灯笼,模样质量敢保证是这条街上数一数二的,公子买了定不会吃亏。况且,这灯笼的花样也算是个好兆头。”
段云点点头,便付了钱拿了灯笼给阿九,带着她继续在人群中漫步。
阿九此时才细细端详,不由赞道:“那小贩果然没骗人,这做工果然很精致,况且这上面画的芙蓉花也好看。”
段云似乎顿了一顿,才道:“……是挺好看。”
两人就这么信步走着,渐渐走到了护城河边。有许多人在水面上放了河灯,河灯在水中飘着,倒像是真花一般。河灯的柔光照着湖水,映出一片和平的宁静。
阿九见此,不由笑道:“段大哥你看,这河灯倒挺像之前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次你带我看的河灯。”她似是想到了那次经历,不由得笑得眉眼弯弯。
段云看着她的笑颜,不自觉柔软了眉眼,脸上的轮廓也被灯光照出浅色的光晕,显得柔和。他张了张嘴,好似想说什么,天空中却在此时传来几声响声,有明亮的光色照在他脸上。
他抬头,望向天空,原来天空中燃起了庆祝节日的烟火。身边阿九也被吸引了注意,抬头去看,眼睛被天上的烟花映得流光溢彩。她指着烟花对段云说:“段大哥,这烟花真好看。”她顿了一顿,又道:“今晚的集市也很好看。”
段云听此,不由笑道:“今晚玩得还开心么?在宫中闷坏了罢。”
“是呢。要是段大哥以后能多带我出来玩就好了。”阿九略想了想,“其实只要能见到段大哥我就开心了。”
她说了这有些露骨的话,羞得耳上染上了些粉红,颇有些羞涩与腼腆地绞着手。而段云揉揉她的头,眸色微闪看不清情绪,只道:“阿九以后还要嫁人的。”
阿九一怔,抬头望向他。
段云静默了一会儿继续道:“今晚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找阿九了。我想……阿九也渐渐大了,这么跟我见面终会有损名声。况且……我与阿九本不是一路人,刀光剑影的生活不适合阿九。”他说完,微微偏头躲避阿九的目光。
天上的烟花渐渐开始消散,方才的热闹渐渐归于平静,更衬得这夜色静得令人发慌。阿九呆立良久,望着他好看的侧脸,突然微微笑了。段云微诧异地去瞧她,却见她眼中映出天空中正渐渐消散的烟花,仿佛眼中的光彩也随之消失,却又蒙着一层朦朦胧胧的雾。
她说:“我知道的,段大哥。”

那是阿九回忆中最美好的一晚。
后来呢?
后来啊,小姑娘阿九和其他小姑娘一样,长大、成年、嫁人、生子、育子、老去。
而她的生命中再也没出现过那名白衣盗圣。
她的一生过得和和美美。
只不过,在她临终之时,她在子孙们的簇拥下,躺在自己的床上,手中捧着一盏纱灯。
糊灯笼的纱经年岁流逝已泛黄了,显得陈旧古朴,然而灯笼却完好无损,上面的花样还清晰可见,它还依然精致。
她望着那灯笼,嘴角动了动,微微扯出一个安详满足的笑容,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子孙们围着她呜呜咽咽地哭着,没人注意到她似乎说了句什么。
只有离她最近的小孙子听见了。
他听见她说:“这芙蓉花是挺好看。”
小孙子很奇怪。
奶奶为什么说这是芙蓉花呢?
他在书上看到过的。

这种花,明明叫做并蒂莲。

——————————————————————————
*果然一到云九这对就少女心满满
*其实还是可以当成糖来吃的
*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云九的结局真的很大可能是be,毕竟身份差距摆在那里
*希望大家友善点不要给我寄刀片